31 October, 2011

契仔相集

Cute 到呢~

 

 

 

 


30 October, 2011

橫死掂死

尋日出街時心神恍惚。

差啲如願被車撞到。


我一直都想目睹交通意外嘅發生或者發生響自己身上。

係被車炒到飛起嗰隻。


呢啲畫面喺電影電視見得多,親眼目擊就未試過。

我想知道會有幾震撼。


朋友話我黑心。

我話我唔係希望有人被車撞,而係希望當有人命中注定被車撞時我響現場。

或者我係個主角。


朋友話我會一世記得個畫面。

我話人有幾何咁好記性,如果有樣嘢會一世記得都唔錯。


朋友話如果我係主角嘅話我屋企人會好傷心。

我話所以最緊要係撞得死,死咗之後我就咩都唔知。


其實我都好想知跳樓個感覺係點。

假如有一日我會自殺嘅話,我相信我已經揀好方法。

29 October, 2011

無腳雀仔

最近分別同兩個認識無耐嘅女仔朋友傾偈。

提到一啲我對婚姻同生活嘅諗法同態度時。

佢哋都不約而同咁形容我為一隻「無腳嘅雀仔」。


「唔結婚唔要小朋友」呢個原則固之然未能得到佢哋嘅認同。

更推論到嘅係佢哋覺得呢個世界係冇想「唔結婚唔要小朋友」嘅女人。


另外我又同佢哋講其實我一直都想離開香港,好想去睇下呢個世界。

最理想嘅係不斷去唔到嘅國家住下,每兩、三年就轉換一個國度。

一直到老到等死嘅時候先返嚟香港。

或者客死異鄉。


唔知點解每次當我熟悉咗一個地方,熟習咗一個環境、一份工。

當我無法再響嗰度發掘出一啲新事物嘅時候。

我就會有離開嘅念頭。

好多時,甚至對人都係一樣。


我明白,幻想同實踐係兩回事。


一直無出走嘅原因,主要都係因為父母。

連搬走都無辦法,仲講咩離開香港。

唔想背上「不孝」之名,唯有乖乖留低。


香港有冇嘢值得我留戀?

暫時係冇。


不過我有時又會懷疑自己。

究竟我係真係「想走」定只係想自己「想走」...

我不是蘋果迷

我只是貪新鮮...

28 October, 2011

著魔

由星期一朝早開始一直到今晚。

返工、食晏、出差、收工時。

足足5日。

我都係聽住同一首歌。

《One More Time》


聽咗過百次...

27 October, 2011

我的衣櫃

睇見都悶...

26 October, 2011

該死唔駛病

我老豆坐車嘅時候例必打醒十二分精神唔瞓覺。

我坐車嘅時候例必無精神兼瞓覺或閉目養神。


我老豆話盤軚響司機手所以要昅實路面。

我話肉隨砧板上所以昅嚟都無用。


我老豆話有意外發生嘅話都可以及時反應。

我話有意外發生嘅話只係會見到有架車炒埋嚟唔到你反應。


我老豆話我不知所謂。

我話我同你講多無謂。




係生、係死。

唔係你擘大雙眼就可以改變命運嘅安排。

25 October, 2011

重複又重覆

又一個年紀比我輕嘅表親結婚。

早兩日嚟我屋企派帖,佢父親同行。

又再同長輩重複一啲已經唔知重覆過幾多次嘅對答。


「幾時到你呀?」
「冇咁快啦...」(你唔去催下你個大仔先?)

「要快啲喎!」
「急唔嚟...」(你估我唔想快?)

「最近有冇拖拍呀?」
「冇喎...」(有就唔會咁得閒星期日響屋企同你吹水啦!)

「有目標未呀?」
「冇喎...」(有都唔同你講啦!)

「揀啱就好結喇喎!」
「都要人哋肯嫁先得架...」(買菜咩依家?)

「畀心機賺錢囉!」
「畀緊...」(究竟係嫁我定嫁舊錢?)

「響公司有冇目標呀?」
「冇...」(句嘢咁熟嘅?)

「有目標就要去追囉喎!」
「係...係...」


就係咁。

一個下晝。

一個話題。

重複咗幾次。


想像得到到婚禮當日又要唔知重複多幾多次。


可唔可以放過我...

24 October, 2011

《One More Time》

一向好鍾意 鄭中基 首《One More Time》。


尋日朝早邊聽住呢首歌邊上網搵呢首歌嘅MV。

點知俾我響 youtube 發現咗一段動畫。

原來呢首歌係改編自一套日本動畫《秒速5厘米》嘅主題曲。


一向少睇動畫嘅我,一睇之下已經完完全全咁被呢個動畫吸引住。


短短嘅5分幾鐘,可以比一套90分鐘嘅電影更有感覺更震撼。

短短嘅5分幾鐘,我完全感受到兩個人互相思念但又分隔開嘅嗰種心情。


睇住個MV我響度諗,我一直想拍嘅就係呢啲故事、呢啲畫面、呢啲感覺。

動畫入面男女主角嘅眼神,都係充滿盼望。

整個故事嘅發展,亦都令人感覺到好悲。

充滿「無奈感」。


最攞膽嘅,係MV最尾嗰一段。

男主角重遇女主角,打算轉頭相認,先嚟一架火車將兩人分隔。

正當你以為第一架火車即將走過之際,反方向再嚟多架。

「無奈」到極點。


天,就係咁鍾意弄人...




就係呢啲眼神...


23 October, 2011

灰色星期日

心情低落的一日。


三件事。


朝早睇咗一個令我好 sad 嘅 MV.
(下回分解)


晏晝傾咗一個令我好無奈嘅偈。
(下下回分解)


夜晚睇咗一場令我好傷心嘅球賽。

曼聯主場 1 - 6 輸俾曼城。


今日真係名正言順嘅「安息日」...

22 October, 2011

買旗

前言:賣旗


近四個月,我都用 iPhone 備忘錄去提醒自己逢星期六要袋個$2去買旗。

但結果係,買到嘅旗仔唔多過兩張。


唔係啲賣旗人唔埋嚟搵我,就係佢哋全部有善長人翁幫襯。

有時甚至完全連一個都遇唔到。


至諷刺嘅係。

依家好多時反而係喺星期三先遇到啲人叫我買旗而偏偏我又係冇「大餅」...

21 October, 2011

請勿超越黃線

面對同事,一般我都會保持距離。

個距離遠到,可以係如同陌生人一樣。

佢哋唔會有我私人電話號碼,唔會知我嘅任何底蘊。

同事就係同事,唔係朋友。

公事以外,私事免談。

收工之後,不相往還。

所有人,都覺得我好冷漠。


我好叻催眠自己。

其實都係訓練出嚟。


由於我父母唔鍾意俾人知太多屋企嘢。

所以我幫自己建立咗一個全新嘅家庭背景。

有人問起就可以順背如流。

有時幾乎連自己都當啲資料係真嘅一樣。

簡單啲講,其實我係要扮窮。


試圖硬闖我嘅世界?

不要妄想。

因為我唔會俾任何人有機可乘。


如果傾到兩咀嘅同事問我攞 facebook account.

我會有禮貌咁答佢:我好少玩。同埋我唔 add 同事。

如果係對住一個我無好感嘅同事而佢又問我。

我會答佢另一句:Facebook?! 咩嚟?


而實情係,佢哋見我日日 facebook 不離手...

20 October, 2011

NICAM

唔知你哋有冇響啲咩特定時候就會好自然咁講咗外語?


我有。


我發覺原來我每次打「Winning」(足球遊戲)時都會講一啲英文單字。


當一失球或者一射唔入就會大叫。

「Shit!!!」

「Fxxk ~~~~ !!!」


我都唔知點解自己會轉咗 channel ...

19 October, 2011

我最喜愛的 ...

要數「我最喜愛的」男演員。

一定非 吳鎮宇 莫屬。


演技好不特止,最重要係我覺得佢好型。


好記得有一套戲有一個畫面(但唔記得邊套戲)。

一開始時佢著住一套全白色西裝,轉身坐落張梳化度。

型爆!


由《古惑仔之人在江湖》演 o靚坤 開始,我就做咗佢 fans 屎。

之後嘅《爆裂刑警》、《鎗火》、《愛與誠》、《救薑刑警》、《無間道II》、《黑白森林》、《黑白道》、《神經俠侶》、《放·逐》、《軍雞》等等,我都好鍾意。


反而佢拍電影前做嘅電視劇同之後拍嘅《衝上雲霄》我都冇乜點睇。

始終覺得電視劇有礙佢發揮。


最近翻睇咗佢嘅其中一套戲《朱麗葉與梁山伯》。

又係好得。


「No Coke. No Hope.」就係響呢度出嚟。

18 October, 2011

《Band of Brothers》&《The Pacific》

講起打仗片,相信好多人都會諗起《Saving Private Ryan》同《Black Hawk Down》。

不過呢兩套都唔係我心水選擇,我甚至連碟都冇買。


如果你鍾意睇戰爭片,我會推薦以下兩套。

《Band of Brothers》&《The Pacific》

呢兩套係 HBO 嘅 TV miniseries 而唔係電影。

都係 Produced by Steven Spielberg 同 Tom Hanks.


《Band of Brothers》講登陸諾曼第,打德軍。

《The Pacific》講太平洋戰爭,打日軍。


《Band of Brothers》最吸引我嘅地方係片中歷史背景嘅真實性。

差不多每個角色都係真有其人,而且每集都有訪問。

睇到聽到感受到嘅,絕對係我哋呢啲未經歷過戰亂嘅人不能想像嘅畫面。


《Band of Brothers》大大話話我都睇咗三、四次(共十集)。

依家 TVB Pearl 逢星期一晚12點重播我都仍然會捱夜重溫。


至於《The Pacific》,我都係第一次睇。

TVB Pearl 逢星期二晚10點半。

踏入第二集,開始精采。


17 October, 2011

No Coke. No Hope.

最近睇咗套戲。

入面有個有糖尿病嘅亞伯好鍾意飲可樂同講英文。

每次當亞伯個孫女唔俾佢飲可樂嘅時候。

亞伯都會講句「No Coke. No Hope.」


我見到將來嘅我。

因為我幾乎每日都會飲可樂。


最早接觸 Coke-Zero 係響澳洲嘅時候,2006年。

雖然好多人都唔鍾意佢嗰種「冇可樂味嘅可樂味」,但係我就幾喜歡。

而且心理上總係覺得飲佢又好似真係冇咁肥。

健唔健康係另一回事。


有時飲返「紅色」原味反而會唔習慣...


16 October, 2011

閱書報告 - 王沛然《填充題》

一本146頁嘅書,我用咗超過一個月嘅時間先讀畢。


我認我睇書慢,因為我無耐性。

拎起本書三分鐘熱度過後就好難再有動力再拎起。

再加上我睇散文比較多,更加唔需要有甚麼連貫性。


入返正題。


睇一個經常響電視見到但其實又唔識佢嘅人寫一個我唔認識嘅佢其實都幾有趣。

呢個人響鏡頭以外諗嘅嘢都幾特別喎!

起初的確有咁嘅感覺。


越睇越後就越覺得有點做作。

有啲內容同比喻又有啲牽強等等。

而且發覺一個多嘢諗(或鍾意胡思亂想)嘅人原來有時都幾煩。

我講我。



15 October, 2011

閱讀時間

早於十日前,我同自己講。

「每晚臨瞓之前要用半個鐘頭嚟睇書!」


結果十日後,書仍然響書架上原封不動。

嗰半個鐘,仍然繼續俾電話、電視、電影、電腦、遊戲機佔據了。


幾時先會睇得完我買落嘅書?

恐怕將來要搵人燒落去俾我慢慢睇...

14 October, 2011

不可思議

以往聽見啲人講咩「李氏力場」我都係一笑置之。


今次我一心諗住實有假放啦。

點知...




13 October, 2011

《Star Wars》

一套風靡全球嘅電影。

但我唔識欣賞。


咁多年嚟我都堅持唔去接觸任何同《Star Wars》有關嘅資料。

為嘅就係等佢出 boxset 之後一口氣咁睇晒佢。

我「以為」我會同其他人一樣咁鍾意《Star Wars》。

結果係我睇到瞓著...


6集,我已經睇咗5集。

其中3集係用嚟攝時間所以睇嘅。

而且可以分段咁睇,完全唔求一氣呵成。


唔打算花時間解釋點解我唔鍾意呢套戲。

因為鍾意《Star Wars》嘅人唔會明。

而同我一樣唔鍾意《Star Wars》嘅人就自然會明。


雖然套戲吸引唔到我。

但我仍然好想買嗰把 Lightsaber!

(附錄:Star Wars Lightsaber


12 October, 2011

《秋天的童話》

《秋天的童話》

一套經典,1987年。


咁多年嚟我都冇認認真真咁睇過呢齣戲。

每次電視播嘅時候都係望兩望之後就轉台。


上星期放假寫 BLOG 時咁啱有線又重播,於是就邊寫邊聽戲。

聽下聽下,就變為專心睇戲。


吸引到我轉移視線嘅原因。

係「船頭尺」嘅說話,同佢嘅做人態度。

我見到某啲時候嘅自己。

如果真係可以好似佢咁做人,應該都會幾開心。


另外我亦發現,原來 鍾楚紅 真係幾靚。

唔知道當年廿幾歲嘅女仔,係咪大部份都好似戲入面嘅「十三妹」一樣咁簡單咁清純(單純)嘅呢?


又係時候入返隻 Blu-ray 嚟收藏。


11 October, 2011

苦短

我有兩個鬧鐘。


響要返工嘅日子。

一個 6:30am 響,另一個 6:35am。


每日最好瞓嘅時段。

往往都係拍熄第一個鬧鐘同第二個鬧鐘響之間嗰五分鐘。

10 October, 2011

無題

她說:惡夢,幸好最後也醒了。


我想:夢醒,才是惡夢的開始...

09 October, 2011

見鬼

今朝一瞓醒開電視睇新聞就見到前國家主席響電視上出現。


我腦中閃過嘅第一個諗法並唔係「復活?!」

而係「嘩!假人呀!咁似樣嘅?」


然後我反覆咁睇咗段片好多次。

都仍然搵唔出呢個喬裝高手嘅破綻...

08 October, 2011

大開眼界

早前講過有興趣參加一個流動影片製作比賽

(附錄:原來我有夢

於是今日就去咗第一個工作坊 -「流動影片製作工作坊 (電影導演篇)」


原來,電影真係可以好深奧。

又或者咁講,拍一套電影真係唔簡單。


我一向都只係一個純粹「睇戲」嘅觀眾,甚少花精神同時間去「研究」一部電影。

對於電影嘅製作,更加可以話係一竅不通。


我本以為我只要拎住部機將我所見同想表達嘅嘢拍低然後呈現響螢幕就可以。

原來當中嘅拍攝技術同技巧係我意料唔到咁多。


導師悉心咁揀咗好多經典同非經典嘅電影嚟講解當中嘅拍攝手法。

由希治閣到岩井俊二到吳宇森杜琪峰周星馳同彭氏兄弟都有。


經過上完呢一堂工作坊嘅沖擊之後。

我發覺我暫時真係無咩本事去參加比賽。

因為今日所學到嘅嘢已經完完全全咁將我嘅部署打亂。


電影世界對我嚟講已經變得不一樣。



<題外話>

我一向都好佩服一啲好敢於響人群之中發言嘅人。


話說響工作坊度坐咗一個好多嘢講嘅人。

坐我後面,而且講嘢好大聲。

我相信佢係一個學生,因為佢不斷同佢身邊嘅人「討論」導師所播嘅每一段片。

與其話係「討論」,應該話係佢不斷「懶醒」咁向佢身邊嘅人講解。

當去到一刻導師響螢幕上播出一段日本片然後問「有冇人知係邊個大師?」時。

我身後嘅嗰位「學生」就好大聲咁同佢身邊嘅人講「嘩!正呀!黑澤明。」。

然後我就聽見導師響咪度吐出五個字「小津安二郎」。

之後,個「學生」靜咗好耐...

07 October, 2011

喬布斯之死

喬布斯死了。

我沒甚麼感覺。

一般來說,我對人的離世都沒太大感覺。

相比起他的離開,我的 iPhone 壞了我比較難過。


剛巧昨天要拿 iPhone 到 IFC APPLE STORE 修理。

到達時見到人頭擁擁並有大批記者在場,我仍不以為然的問那店員。

「你們自開幕到現在每天都這樣人山人海嗎?」

「是啊!」

「每天都有記者嗎?」我好奇的問。

「不是。喬布斯死了。蘋果燈也熄了。」他答。

「是啊!」我心想。恍然大悟。

明明我兩小時前已知悉他的死訊,怎樣會完全沒印象。


我擁有很多 APPLE 產品:iPhone 4, iPad 1 & 2, iPod Shuffle/Nano/Touch 及 MacBook Air.

但我可不是甚麼「蘋果教」的「教徒」。

假如一個人滿屋也是日本品牌的電器,你倒不能說他就是一個日本人吧?


對我來說 喬布斯 也不是甚麼「教主」。

但我認同他是一個出色的生意人及設計師,一生充滿傳奇。

有人說他是一位「偉大的發明家」。

發明家?

諾貝爾、愛迪生、萊特兄弟、貝爾,這些人才算是吧!


又有人說他「改變了世界」,我倒覺得沒有這麼誇張。

他只是改變了某些人的生活習慣。

其實人一向也是善變、容易被影響及貪新忘舊的動物,沒甚麼稀奇。

你何曾見過貓每天也去游泳?雀不再飛改用腳代步?


也許是我悟性低,不明白 喬布斯 那些人生理念及思想。

所以才沒有像其他人一樣被他深深吸引。

又或者是因為在我內心一向只有「我自己」一個人獨大。

容不下其他人的入侵。


忽發奇想。


今天人們讚頌 喬布斯 的偉大。

假如十年後很多人也患上眼疾。

而研究發現是因為雙眼長期受到 iPhone 及 iPad 的電子屏幕所影響導致。

不知到那時人們又會怎樣評價 喬布斯 呢?

唔...

應該是 富士康 的問題。

06 October, 2011

嘥氣

響面書上有兩樣嘢我係唔會做嘅。


1. 講 Happy Birthday

靠面書提醒先記得講嘅祝福,無咩意義。


2. 講 R.I.P.

人都死咗咯,更加無咩意義。

05 October, 2011

重陽節 - 亂諗廿九

重陽節,唔駛拜山。

只拜清明。


無聊響度諗。

將來我嘅葬禮需要邀請咩人出席呢?

面書嘅朋友清單可以用嚟參考一下。


我嘅面書朋友有148人,增長率一向非常慢。

基本上響清單入面嘅每一個人我都係識嘅,雖然有啲係素未謀面。


我將佢哋分咗類。如下:

舊同學:57

網友:27

親戚:25

透過親戚或朋友認識:15

舊同事或響工作上認識:14

唱歌班認識:6

打籃球認識:4


清單中大慨只有一半左右嘅人係有保持聯絡,包括所有親戚在內。

而當中又大慨只有一半左右嘅人係熟嘅,亦包括親戚在內。


算算手指,三圍坐晒。


(附錄:清明節 - 亂噏廿四下年請早

04 October, 2011

無題

濫情。

只因缺愛...

03 October, 2011

頹歌之王

有咩歌可以頹得過呢首?


高雪嵐 《絕》

作曲:陳輝陽
填詞:黃偉文
編曲:陳輝陽
監製:陳輝陽

寧願滯留在此處 寧願叫時間中止
我不會再信未來 我不要再看歷史
還能活才是諷刺 故此不用做傻事
讓痛苦 輪迴千次 彰顯那快樂有盡時

曙光全部熄滅 殺掉我影子
我只能獨處 背後全沒有支柱

甚麼叫絕望 抬起眼望望
如今我在你面前呈堂 隨便收看
靈魂被抽乾 殘留著軀幹
從此與未了願同存亡 地老天荒

還不夠絕望 尚可更絕望
留給我日後用來形容前面境況
能夠這樣 謝謝你幫忙
將僅有願望都風光殮葬

曙光全部熄滅 殺掉我影子
我只能獨處 背後全沒有支柱

甚麼叫絕望 抬起眼望望
如今我在你面前呈堂 隨便收看
靈魂被抽乾 殘留著軀幹
從此與未了願同存亡 地老天荒

還不夠絕望 尚可更絕望
留給我日後用來形容前面境況
能夠這樣 謝謝你幫忙
將僅有願望都風光殮葬

甚麼叫絕望 抬起眼望望
如今我在你面前呈堂 隨便收看
靈魂被抽乾 殘留著軀幹
從此與未了願同存亡 地老天荒

還不夠絕望 尚可更絕望
留給我日後用來形容前面境況
能夠這樣 謝謝你幫忙
將僅有願望都風光殮葬

何來未來未開創 我對希望沒期望
未放開 提前釋放
明知道敗仗 就不應該對抗

能夠這樣 全靠你幫忙
將戀愛絕後的標準答案

02 October, 2011

手術失敗

下星期有新 iPhone 發佈會。


我部 iPhone 4 都用咗一年零一個月,啱啱過咗保養。

HOME 制一早忽忽地,之後連 ON/OFF 制都虧埋。

到今日連靜音制同個音量(-)制亦宣佈罷工。

不得不佩服 APPLE 於控制產品壽命上的準確性。


由於我預咗會轉台兼出新機。

於是就膽粗粗試下幫部電話做「手術」。

最後當然係宣告「手術失敗」,而部電話亦正式啞咗。

只曉震,唔曉響。


01 October, 2011

唔好意思無你份

甚少論政治,但不吐不快。


嗰個「巴斯光年」職都已經辭咗,仲日日響度講咩「考慮、考慮、考慮」。

煩x死人。

夠薑考慮完唔好選丫笨!


嗰個「奸樣」又係一樣,日日流晒口水咁大鑼大鼓話要選。

唔該去整整容整甩個「大陸樣」先,因為你額頭鑿住「親中」兩隻字。


嗰個「范婦人」都唔好得幾多,得閒無事就出嚟廢噏。

一副隔岸觀火坐定笠六嘅死款。

唔好俾我批中佢一定出嚟選。


我老豆話:「咁多個疑似候選人得『掃帚頭』最好,呢個人真係做嘢。如果佢出嚟選,我即刻登記做選民投佢一票。」

我回:「亞王生,唔好意思無你份呀!你唔係嗰百二人。你等2017啦。」

玩晒

咩叫「玩晒」?

由 普京 同 梅德韋杰夫 兩條友親身演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