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September, 2011

無可奈何

有啲人當你對住佢嘅時候你會好想「樁」佢。

但由於佢好 nice 嘅關係又導致你唔忍心。


就好似今朝我 call 的士。

的士司機同 call 台講5分鐘就到。

結果我等咗超過5分鐘之後嘅唔知幾多分鐘。

開始火滾嘅時候架的士終於出現。

個司機離遠見到我已經較低隻窗大聲講早晨。

上到車又好有禮貌咁講多次早晨,又好有禮貌咁問去邊。

又無問題又唔該又多謝又剩。

搞到咩火都發唔出。


又好似我隔離房嘅三位同事。

真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不同在於。

一個純如羔羊、一個經常呆若木雞、一個急如熱鍋上嘅螞蟻。

相同在於。

口唔清、耳唔靈、腦唔轉。

有時同佢哋溝通真係「忟」到想搵幅牆撼自己個頭埋去死咗佢算。

但佢哋友善又有禮貌。

我可以點?


我都知。

蠢係無罪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