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April, 2011

悶戰

自問不喜歡挑戰任何事。

但我卻有一份充滿挑戰性嘅工作。


無事發生嘅時候,我只需要坐埋一邊。

亦無人會理會我是否存在。

到「出事」時,就係我工作嘅時候。

有點像,拆彈專家。

搞唔掂時亦一樣隨時「死路一條」。

但當我解決到個「炸彈」,又會有種難以形容嘅興奮同滿足感。


記得幾年前老師同我做過一個心理測驗 - 揀一件物件去形容自己之類。

我揀咗做一件「磨刀石」。

一件外表不揚亦毫不起眼放響廚房都未必有人會理但當你需要佢時又可以將刀變成最鋒利嘅工具。


其實我份工最困難嘅地方唔係要「拆彈」。

而係隨時坐足一日無嘢做嘅時候如何「解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