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July, 2009

又一個「她」

出席一個平常唔會出席o既場合。

機緣巧合之下遇上「她」。


我清楚知道自己咩狀態。

我亦都清楚知道因咩原因佢會帶俾我心如鹿撞o既感覺。

我更清楚我跟這個「她」只係萍水相逢冇結果之餘兼碰不得。


但人總會響好清楚一切o既情況之下仍然繼續自己呃自己。

仍然會覺得係個天係安排緊一o的好事俾自己而唔係跣自己,雖然擺到明一睇就知係跣。

所有發生o既支節都好似係一個好巧妙o既安排令自己覺得o係冇希望之下仍有一絲希望。


結果,我都係做o左一o的我知我唔應該做o既事。

結果,我都係俾o左自己一個我唔應該抱有任何期望o既奢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