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November, 2012

單手拍得響

一隻手掌拍唔響。

但總可以拍大脾。

26 November, 2012

留情

兩年來我經常要到不同的地點工作。

逗留一個地方的時間由短至半小時到長至數個月。

需要接觸的人數以百計。

但對大部人而言,我只是他們工作環境上的一個過客。

所以我一向習慣不投放太多的感情於同事身上。

保持距離、獨來獨往。

同事就是同事,不是朋友。

以免關係變得複雜。


但在過去的三個月。

這種自我約束的能力開始轉弱。

我開始懷疑以往定給自己的規條是否恰當。


應該快樂地去迎接快樂?

還是不快樂地去避免不快樂?


終於是時候不再抑壓自己了嗎?

我不能肯定。



不想留下感情。

因我終歸會離開這個地方。

24 November, 2012

冷血動物

我一向好少關心朋友。

唔係唔想,而係唔識。


要我講一啲慰問或者窩心嘅說話。

連我自己都會毛管戙。


近日嘗試改變開始對朋友好啲。

但似乎佢哋都唔係好慣。


可能我平時真係太仆街...

07 November, 2012

痊癒

能夠再次面對你。

應該可以代表我已經沒事了吧。

03 November, 2012

春天分手 秋天會習慣

《Concert YY 黃偉文作品展》最精采一幕。

彭羚 容祖兒 - 心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