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March, 2012

生而不活

晚上八點,你多數做緊咩?


尋晚八點由金鐘地鐵站過海時人頭擁擁。

今晚同一時間響北角地鐵站過海嘅情況亦係一樣。


睇得出好多人都係啱啱收工一臉倦容。

可能連晚飯都未食。

因為之後我響坑口地鐵站見到好多同車嘅人都排隊去買雞蛋仔、魚蛋、燒賣同特價壽司。


從某個角度睇生活響香港呢個繁榮嘅城市係一件幸福嘅事。

但卻正正係因為呢種繁榮而令到香港人生活響悲哀之中。


今晚,我忽然許咗個願。

我希望每個香港人都有得準時收工。

後天

由细開始我爸已經時常勸戒我。

「明日復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萬事成蹉跎。」


真係知我者,莫若父也。


就係咁,我蹉跎咗三十年。
(三歲之前一舊飯咁唔計啦!)


係因為我知道只要我一日未死我都不斷會有「明日」。

亦因為如果我「明日」就死,咁拖緊嘅事就更加唔駛做啦!


講緊嘅,主要係減肥。

同埋好多其他唔死得人嘅事。



《給十年後的我》改版歌詞

肚餓嗎?
你寧願吃得瘋狂而不清淡嗎?
別太遲 又十年後至減 太胖喇



p.s. The day after tomorrow = 後天 (by Google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