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July, 2007

粗口爛舌

尋晚出街食飯,隔離檯坐o左兩個女仔。

我一坐低,聽到o既已經係粗口。

呢兩個女仔,可能係香港o黎,可能係大陸o黎 (談話內容);響邊度o黎唔係重點,重點係佢o地講廣東話,我識聽。

我一邊食飯,一邊豎起隻右耳去聽佢o地講o野。

呢兩位女仔運用粗口講o野o既流暢程度連我都自愧不如 (可能係因為我已經離開男校超過十年疏於鍛鍊兼且依家只會響打機時先講單字粗口卦)。

兩位某o的夾雜粗口o既對話o既礙耳程度換轉係叫我講我都會覺得難堪。


我相信呢o的情況響今時今日o既香港應該幾普遍。

世界已經變o左,變到我已經唔太接受到。


可能係因為老餅,思想守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