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March, 2006

M 痛

忽然肚痛,似足“M 痛”,雖然我冇可能有“M 痛”,但我見過其他人“M 痛”o既情況,所以我大慨估計得到有幾痛有幾辛苦。

六點左右,忽然肚痛,嘗試去廁所但又冇得痾;肚痛但冇得痾乃係人生一大慘事(其實我都覺得唔似係要痾o個隻肚痛)。沖個涼,諗住加速血液循環,點知之後仲大鑊。沖完涼,個肚痛到幾乎行唔郁,唯有上床攤抖下。痛到訓唔到,痛到手腳冰冷,痛到標冷汗,又谷住谷住。
係咪好似“M 痛”呢?

輾轉反側一輪痛住訓o左一陣之後決定起身食 dinner 啪粒止痛藥。

其實我唔知點解會肚痛。

晚上八點半。

楊過?獨臂刀方剛?

隻左手已經痛o左兩個禮拜有多,o係 biceps 頂端近膊頭位置。

我唔肯定係因為咩事整親,最大機會係兩個禮拜前拆解廁所天花盞燈時屈親。隻手唔係成日都痛,係做某o的動作或郁到某o的方向時先會隱隱作痛。小心翼翼o左兩個禮拜,都已經差不多好番,點知尋日去超市同做家務時再次觸傷呢個位置,呢次就大濟了。之後成晚都痛,幾乎任何動作甚至一遞(逮)起隻手就已經痛;又痺,連訓覺時將隻手平放都痺下痺下。

呢濟o野相信冇多一個月都好唔番。

今日,成個楊過一樣,又或者可以係王羽演o既獨臂刀方剛

下午四點。

繼續痕

仍然繼續痕,今日o既重災區主要係小腿,之前冇出過o既地方,又痕又紅又一撻撻;似乎要出勻全身先會好。

決定唔睇醫生唔會去藥房,頂多日。

好似劉建明話齋:『過埋今日就無事o架喇!』

沖個蘆薈浴之後食個午餐先。

下午一點半。

身痕

無端端出疹,唔知咩疹,可能係皮膚敏感,總之痕死人。

由前晚凌晨一點開始,當時我爬起身煮個出前一丁做消夜,見涼涼地,著番件睡衣,著o左冇幾耐對手臂開始痕,一睇發現對手臂開始起粒粒,即刻唔著件睡衣,當時已經覺得個情況唔似皮膚敏感,似出疹。食完個麵,攪下呢樣攪下o個樣到三點時發覺連大脾都開始痕同起粒粒,我就知道大鑊,拿拿臨用蘆薈露沖個涼潤一潤之後去訓。如我所料,到尋日訓醒o既時候已經慢延到個身,但對手o個o的已經開始退。由於好多o野要做,唯有照出街;亦因為比預計中小事,所以冇打算睇醫生,相信一兩日內會自然好。

我好怕出疹,因為初中時試過出過一次大大鑊o既,成個星期返唔到學,仲要打類固醇。

我一向冇對食物敏感,所以百思不能其解。

前日食過o既o野得三樣:
午餐係放o係雪櫃幾日o既 Pizza
五點半點食o左杯 椰子雪糕 + 芝麻雪糕
七點食o左 fish & chips

之後七點半左右忽然肚痾、凌晨一點開始出疹。
椰子雪糕 + 芝麻雪糕,係我第一次幫襯,可能就係呢杯o野出事;不過好番之後我會食多次睇下關唔關事。

尋日病情反反覆覆,時好時壞,到尋晚臨訓前已經好得七七八八,結果訓覺時又出,但比前晚少得多,算係好轉卦。仍未打算睇醫生,或者下晝去藥房睇下有冇o的咩幫到下。

今日依然好痕。

早上十點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