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February, 2012

沒有歌 怎敢說心事

放低咗部 MP3 機一星期。

以為停聽頹歌個人嘅心情會好啲。

點知啲歌仍然響我腦內不斷播。

可能之前真係聽得太多。

入咗血。


聽返多啲身邊嘅聲音。

發覺呢個世界真係好嘈。

嘈到我每日都想拎返起個耳筒與世隔絕。


或者我應該順其自然唔好迫自己。

繼續聽歌繼續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