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October, 2011

大開眼界

早前講過有興趣參加一個流動影片製作比賽

(附錄:原來我有夢

於是今日就去咗第一個工作坊 -「流動影片製作工作坊 (電影導演篇)」


原來,電影真係可以好深奧。

又或者咁講,拍一套電影真係唔簡單。


我一向都只係一個純粹「睇戲」嘅觀眾,甚少花精神同時間去「研究」一部電影。

對於電影嘅製作,更加可以話係一竅不通。


我本以為我只要拎住部機將我所見同想表達嘅嘢拍低然後呈現響螢幕就可以。

原來當中嘅拍攝技術同技巧係我意料唔到咁多。


導師悉心咁揀咗好多經典同非經典嘅電影嚟講解當中嘅拍攝手法。

由希治閣到岩井俊二到吳宇森杜琪峰周星馳同彭氏兄弟都有。


經過上完呢一堂工作坊嘅沖擊之後。

我發覺我暫時真係無咩本事去參加比賽。

因為今日所學到嘅嘢已經完完全全咁將我嘅部署打亂。


電影世界對我嚟講已經變得不一樣。



<題外話>

我一向都好佩服一啲好敢於響人群之中發言嘅人。


話說響工作坊度坐咗一個好多嘢講嘅人。

坐我後面,而且講嘢好大聲。

我相信佢係一個學生,因為佢不斷同佢身邊嘅人「討論」導師所播嘅每一段片。

與其話係「討論」,應該話係佢不斷「懶醒」咁向佢身邊嘅人講解。

當去到一刻導師響螢幕上播出一段日本片然後問「有冇人知係邊個大師?」時。

我身後嘅嗰位「學生」就好大聲咁同佢身邊嘅人講「嘩!正呀!黑澤明。」。

然後我就聽見導師響咪度吐出五個字「小津安二郎」。

之後,個「學生」靜咗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