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March, 2006

界手

唔知點解成日開罐頭都界親手,仲要次次都係見血界到手指主要關節位郁親都會痛死o個隻;今日仲要係俾有拉葉o個隻罐頭界親(毋須使用罐頭刀),可惡!!!

我一定要買o個把開完罐頭之後免界口o既罐頭刀。
百幾蚊港紙就可以免再見紅,抵!!!

"開罐頭界親手" 呢個情況好鬼上一代甚至上一世紀 feel,唔似會係今時今日出現。

我真係好鬼老乜土。

冇耐性

越來越冇耐性,對好多事都係(即使以前曾經好有耐性);開台係,聽電台又係,甚至o係高登睇 post 都係。

次次開台開到大約一個鐘左右就唔想再開落去草草收場冇耐性再安排節目內容。
次次聽台聽到大約十零廿分鐘左右就唔想再聽落去冇耐性等到有o野o岩聽。
次次o係高登見到o的 post 有兩三頁即使有興趣都冇耐性追落去。

反而踢 Winning 又好好耐性每日踢幾粒鐘都樂此不疲。

唔暢快

最近個 PS2 手制虧虧o地(可能係因為我成日掉佢落地o既關係),踢起 Winning 上o黎極之唔暢快,成力大減,連續兩場輸俾曼聯(歐聯 + 英超),為本球季唯一輸o既兩場波,可惡。

好,上 eBay 平平o地 bid 番個新手制先。

奇怪心態

o係墨爾本時我唔鍾意遇到香港人,
o係香港時我好鍾意遇到外國人。

甚麼心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