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November, 2011

唔怕生壞命

我個名最後嗰隻字係「俊」字。

通常我會叫人嗌我做「亞俊」。


最近比我發現到一樣嘢。

好多唔知我中文名點寫嘅同事會響 contact list 或者響 email 度都會將我個名寫做「亞進」。


我明嘅...

男界女界

社會上高呼要求「男女平等」已經好多年。

我一向都認為係一件無可能實現嘅事。


到今時今日,我仍然會見到「亞嬸」負責清潔男廁。

而未見過有「亞叔」負責清潔女廁。


你同「亞嬸」講:呢度男廁嚟喎。

「亞嬸」會答你:超!亞嬸咁大過人有咩未見過?


難道「亞叔」係因為咩都未見過所以唔可以入女廁清潔?

定係當一個「亞叔」可以證明到佢咩都見過之後就可以去平機會投訴?



另外,我真係好怕見到啲爸爸帶個女入男廁方便。

尷尬架嘛...

我講我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