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March, 2013

自我流放

朋友因工作關係調往新加坡。

為期一年。


我羨慕不已。


記得當日回流香港後的第一份工。

本有機會每年都要到歐洲一、兩趟。

可惜我捱不到那一天已經離職了。


常常嚮往到外地公幹。

可以留上一年半載就更好。

朋友都說其實很辛苦。

我說沒試過我不心息。


朋友問,為何我常想離家(香港)出走。

我說,不知道。我從來就沒有思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