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March, 2011

夢魘

討厭發夢。

多年來,發夢只會為我帶來痛苦。

而且,唔單單只係精神上。


甚少好夢。

往往睡醒以後仍然被夢境裡發生嘅事所纏繞。

徘徊於夢境與現實之間。

精神不振,導致身體負荷更大。

體力透支,又導致睡眠質素下降。

惡性循環。


最近經常發夢,瞓醒時感覺似冇瞓過一樣。


解決問題之前,先要了解問題所在。

我,開始想研究下「夢」呢樣嘢。

過眼雲煙

幾日前嘅返工途中,巧遇一個令我眼前一亮嘅女生。

已經好耐無發生過。


響短短三個地鐵站嘅車程時間裡面,我不斷望實佢。

好努力咁將佢嘅容貌記住並嘗試儲存到記憶入面。

因為我知道響正常情況之下,相隔一日之後。

我只會記得我曾經遇過呢個人,同望住呢個人時嘅嗰種感覺。

至於外貌,就會變得模糊。


曾經天馬行空咁諗,如果有一日科技可以發展到植入體內嘅話。

我一定會選擇植入數碼相機。


因為過往,實在錯過咗太多值得留低嘅片段。

唔係掛住影相冇親眼感受,就係親眼感受得嚟但趕唔切或唔記得拍低。

如果可以同步,就實在「太完美」。


人嘅記憶除咗有限,亦會衰退。

或者呢一種先天嘅「不完美」,才成就出人生嘅「遺憾美」...